首页 > 方案与产品解决方案
食叶害虫能以量取胜么???

4月的尾巴,5月的前奏,春雷萌动,气温初升,杨柳舒叶,小雨润如酥,正是蚜虫、叶甲、象甲;美国白蛾、杨扇舟蛾、杨小舟蛾、小卷蛾、缀叶螟蛾、栎掌舟蛾、杨二尾舟蛾、潜叶蛾、刺蛾、毒蛾、夜蛾、尺蠖等食叶害虫或羽化,或成虫、或幼虫,处于危害期抑或危害期将至的时期。食叶害虫以蛾类居多,他们的生存对策以高生产率为主:年发生代数多,产卵量巨大,生存期短,世代重叠现象严重;甚至蚜虫等都抛弃进化的进程选择孤雌生殖,幼体生殖等“退化”的歧途,年发生十几代,来应对严苛的自然选择,个体用自身的朝生暮死换得种族的延续。

与此同时,类似蝼蛄蛴螬金针虫等地下害虫;天牛小蠹虫吉丁虫木蠹蛾等蛀干害虫等大多1年1代、2-3年1代,他们在几亿年的历史中进化出各种各样的口器、足、发达的翅以及各种其他有利于生存的装备,将其武装成硬核玩家的模样。

在专业的害虫与生态的研究中,将不同生物对其生境采取的不同的生存策略将其分为2个大方向:r-对策和K-对策。r-对策者拥有较高的出生率和死亡率,对环境有较强的适应能力,个体较小,进化进程较慢;K-对策者则拥有较低的出生率和死亡率,有较强的学习能力,生存环境稳定,个体较大,进化进程较快。其实从r对策到K对策是一个完整而续的变化过程,其间并无明显的界限。除了理论上的K对策者和r对策者外,在自然界很难找出哪种生物就是典型的K-对策者或r-对策者。只相对地说,恐龙、大象和树木基本属于K对策者,细菌和病毒属于r对策者。我们可以理解为食叶害虫偏向r端,蛀干及地下等则偏向于K端。

那从对农林作物的危害程度大小上,食叶害虫能不能以量取胜呢?

答案是否定的。

农林作物不能移动,长期与害虫的相互适应使其进化出强大的抗性。对于果树和农作物,我们又根据其被人类获取经济利益的部分,将其分成经济部位和非经济部位,比如小麦我们要其麦穗,那麦穗是经济部位,小麦的其他部位就是非经济部位;又如果树,我们要其果实,则果子就是经济部位,果树的其他部位就是非经济部位。

食叶害虫,顾名思义就是取食作物的叶片,也就是非经济部位。其实林木只要树势健康,一般都有很强大的放叶能力,就算不管食叶害虫,树木也会在秋冬落叶,而在来年春天不消多久就又绿意盈盈,甚至被国槐尺蠖危害的树木,在尺蠖的危害期过去之后,在9.10月份还有惊人的二次放叶的奇观。同时,不得不提食叶害虫对农林作物的“督促”作用,因为适量的取食,作物会激发自身的潜能弥补这部分损失,这对加强作物自身的抵抗力和提高自身健康有很大的好处。当然这也不是说食叶害虫就弃之不管,这种好处也是有限度的,超过作物的承受极限,当然也是会对作物产生极大的破坏作用。

而其他的地下害虫,蛀干害虫等,虽然数量少,休眠时间长,没有很高的繁殖率,但是其危害作物的地下和干部,一般很难被发现,等作物因此垂垂老矣的时候,我们才惊觉,但一切的机会都已经逝去。而且,作物有很多叶,但作物却有相对少很多的根,只有1根干,这些对作物而言,远远比少量的叶重要多了。作物对这些害虫的抵抗能力远比对食叶害虫的差多了。一棵无助的大树,孤独的站立在那,默默忍受这些作恶的小虫子一点点咬食掉他的生命,一旦这些被害虫蚕食殆尽,作物肯定没有回天之力。

另外对于特殊的种实球果类害虫,蛀果蛀芯,直接危害经济部位。可能对树没有很大的影响,却给果农造成经济损失,相比于食叶害虫来说,危害还是更大一些。

对食叶害虫的防治,一定要注重农业技术,简单的绑草把,缠粘虫胶就可以阻挡住它们上树危害的步伐,姑且有几个漏网之鱼,也且当做他们去激励树木了。做好虫情监测,在其未大量发生之前积极采取措施,联防联治,就可以实现防治的目的。

而别的地下和蛀干害虫,则应注意播种前的处理,和适时灌水的重要性;使用内吸药剂,把对作物的危害降到最低。减少农药的使用,就可以保护住害虫的天敌,虽然可能效果慢,但是土地会健康,水源不会污染,春天也不会寂静了。

对于蛀果害虫,及时清洁田园;在冬季收获后或开春发芽前及时深翻土壤;在冬季刮树皮;果实套袋等方法就可以很好的防治。

对于这些害虫,使用诱虫灯,性诱等都是很方便经济的方法,而且效果拔群,不会伤害非靶标生物。安装之后都只需要定时替换诱芯;清除诱集的害虫,及时销毁就可以了。